澳际留学中介(烟台留学中介澳际)

日前,蓝鲸教育接到用户反映,老牌留学机构“澳洲教育”旗下子公司“澳洲移民”在为客户办理业务时,存在“违规操作、退款慢、退款难”的问题。

结合相关爆料和公开资料,蓝鲸教育发现,拥有30年历史的“澳澳教育”在运营中存在种种问题。

“非法经营”和“退费难”

爆料人张女士说,她本来打算在2014年以技术移民的身份向加拿大递交申请,选择了一家名为“澳洲移民”的公司帮她办理相关手续。“本来我们可以自己做的,但是我和妻子都比较忙,所以委托澳洲做技术移民中介。”澳大利亚帮助整理并提交了相关材料,它只是按要求提供了各种材料。

2015年,张女士已经获得了加拿大申请的档案号。然而,当相关材料寄回香港,回到中国签证中心办理最终签证时,她收到了一封邮件,大意是“根据加拿大移民法的相关规定,技术移民需要加拿大律师签字,但澳大利亚并没有委托相应的律师完成手续。所以怀疑张女士使用了非法移民中介,移民申请被拒。”

张女士表达了对蓝鲸教育的质疑:“因为我们是通过澳洲一起邮寄相关材料的,所以那个团的部分申请人选择自己邮寄,已经拿到了offer;然而,所有委托澳大利亚邮寄的人都收到了被拒绝的邮件。可能是澳大利亚没有聘请律师集体签收邮寄我们的材料,所以被加拿大认定为从事营利性工作的非法中介。”

澳大在收到邮件后,给张女士提供了两个方案:一是澳大出面协调律师签名;或者是张女士家属的投诉,声明“所有材料和信息都是个人信息,邮箱也是个人邮箱。澳大利亚不是中间人。我们只是委托它做一些翻译工作,对方却给了邮寄服务。”

据张女士了解,随后选择在澳洲提供律师的申请人,均再次被加方拒绝。然而,像张女士这样一位“否认澳洲做中介工作,强调是自己申请”的申请人,在等待了一年多之后,再次收到了拒绝信。张女士说,“加拿大方面认为解释不充分,拒绝了,而且经过这件事,我们家在加拿大上了黑名单。这样一来,我们在未来至少五年内都无法申请加拿大签证,甚至连旅行签证都受到限制。”

再次被加拿大拒绝后,张女士要求澳洲移民退款。到了2018年,澳大已经退了一部分钱给张女士,但退款的前提是要签协议。张女士指出,“该协议的大意是,在第二次驳回后,该申请的案件已经结束,客户不再对澳大利亚负责”。协议签订后,澳方只返还50%的代理费。

在张女士看来,申请被拒的根本原因是“澳洲没有律师,只是简单的帮我们整理材料邮寄走。”后来张女士才知道,根据加拿大的移民法,只要找中介帮申请人整理材料,中介都要找加拿大律师签字才能完成相应的手续。“但那时候,我和爱人忽略了彼此的了解。澳大利亚没有告诉我们不请律师,只说他们可以。”至于澳洲为什么不聘请律师,在张女士看来,“聘请律师需要支付更高的费用,澳洲应该是这样的。碰巧成功了,这次想做同样的事却失败了”。

“逆风而上,狭路相逢”

张女士提供的相关材料显示,为其提供服务的“澳洲移民”属于“澳洲之星国际教育咨询(北京)有限公司”;地址:北京市东城区灯市口街33号。根据另一项目测,该公司的股权渗透率如下:

疑似实控人宗爱如和澳亚之星的联系地址,都指向成立的移民留学机构——“澳亚教育”。

公开资料显示,北京澳亚教育咨询有限公司是首批获得教育部认证的国内最大、最专业的留学中介服务机构。2009年6月,“澳大拉西亚”还被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认定为“北京市著名商标”,是留学行业知名机构之一。

天眼查资料显示,宗爱如是北京澳洲教育咨询有限公司经理;此外,宗立平为公司法人,执行董事;宗立军是公司的监事——三个高管同姓,澳洲国际教育是家族企业。

查询澳洲国际教育,官网发现移民只是业务的一部分。集团还有澳洲留学、英语学习、国际学校、澳洲留学、高端申请、澳洲置业等服务。

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澳洲国际教育旗下关于“澳洲留学”的投诉有八条,但至今没有一条完成,甚至没有一条回复。最早的一条可以追溯到2020年4月1日,也就是说在过去的一年里没有任何关于澳洲留学的投诉。

仔细查看相关内容,基本都与“澳洲之间退费很难”息息相关;包括“拒签、逾期退款、退款流程长”等问题。涉案金额从1000元到5万元不等。

在澳洲国际教育的官方网站上,我们可以看到“澳洲国际教育30年”的标语,醒目的“咨询热线”,甚至还有专门的“学费缴纳”栏目,但是却没有相关的投诉渠道。

这家30年历史的留学机构掌控的商业帝国规模有多大?

眼查显示,北京奥基教育咨询有限公司持有10家公司100%股权,但其中7家,即福建奥基、济南奥基、沈阳奥基、大连奥美教育、北京奥基深圳分公司、新文凯教育投资已经注销。值得注意的是,澳洲国际教育还涉足茶叶,持有北京吴裕泰茶业有限公司5%的股权..

北京澳亚教育咨询有限公司有两大产品,分别是留学中介机构“澳亚教育”和留学信息服务“小希留学”。还有五个微信微信官方账号,分别是澳洲教育、澳洲青岛、澳洲北京、USPlus Talk教育、澳洲留学;以及30个官方微博,名字大多含有“澳洲”二字。

澳大利亚国际教育2019年度报告没有公布员工人数。在其社保信息中,缴纳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人数为359人,企业具有相当规模。

但是澳洲国际教育有266个风险,周边有86个风险。在“司法分析”一栏,第一案由是“劳动争议”。Sky Watch上共披露了58份法庭公告,其中43份是被告,只有6份是原告。

另外,历史上执行过32次,涉案金额1522229元。

作为一个有着30年历史的留学机构,澳大利亚的国际教育尽管自身存在问题,但仍然停滞不前。也许它有它的优点。但无论如何,“退款慢、退款难”的问题长期以来并没有为消费者解决。如果以签订免责协议为前提进行退款,其商业信誉无疑会大打折扣。

近两年,教育培训机构“退费慢而难”甚至卷款跑路,成为消费者高度关注、甚至监管机构重点监控的主要问题之一。作为一家留学机构,如果澳洲国际教育继续无视消费者的投诉,仍然选择“乘风而行”,那么它的前路必将越走越窄。

本文来自蓝鲸财经。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图片,视频等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和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本文来自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阿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chengyizhong.com/778.html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