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规的留学机构有哪些(留学中介)

羊城晚报

“世界顶尖大学无条件直录”,“免GPA,免语言,免预科”…在广告中,海外大学被贴上了价格标签。在知乎等社交平台上,一些“保送”中介向本科生周洛伸出了橄榄枝。货比三家后,他选择了报价最低的那家。18万,刚好是他能承受的价格。

所谓留学“保底录取”,一般是指一些留学中介通过某种手段,给申请人近乎100%的概率获得目标院校录取通知书的操作模式。

从2021年到现在,周洛已经收到了许多海外著名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回头看申请材料,他震惊地发现,自己从未踏足过美国,居然无缘无故有一份美国本科的成绩单和学位证。

近年来,“保送入学”广告在各大社交媒体屡见不鲜。有留学生在网上吐槽:很多留学机构暗地里推广所谓的“保底录取”项目,声称花钱就能考上no.1。留学“录取保障”到底神圣在哪里?整个产业链是如何一步步运作的?记者经过多方采访,发现了一些留学机构“保底录取”的真相。

吸引

把钱交给学校“随便挑”就行了

“申请就行。”2020年下半年,周洛在德国的本科生涯即将结束,他希望继续在英国攻读硕士学位。但由于他们本科成绩不好,甚至可能拿不到学位证,加上申请材料的缺失,正常申请会被目标院校“一票否决”。于是他把目光投向了“成功率100%”的“保底录取”留学机构。

市面上“保底录取”项目价格不菲,从数万元到数百万元不等。但有两件事让周洛感到兴奋:一是省事;第二,稳中求进。中介承诺,只要给够钱,提供个人信息,就可以提供“一条龙服务”到底,“学校可以随便挑”。

一位自称Ace教育机构的老师游说周洛:“我们是从英国开始的,比如在伯明翰大学的教导处就有我们认识的老师中国,可以通过‘内部推荐’直接交材料。”当时,周洛认为收取昂贵的中介费是合理的,因为中介可以获得“内部推动”并获得“正常”的入学资格。他毫不犹豫地签了合同。

周洛后来了解到,该组织根本没有任何“推进”的地方,他在伯明翰大学内部也不认识任何人。而是直接给他伪造了申请材料。基于诚信原则,伯明翰大学相信了该机构提交的材料,并向周洛发出了录取通知书。

按照双方最初的流程,周洛不会发现这一切。除了最初透露的“内部”关系,中介对其他具体操作三缄其口。学生的邮箱,账号等。都是由他们全程处理的。整个过程中,学生需要先交保证金,拿到录取通知书再交第二笔,拿到签证后补齐尾款。最后,他们可以获得个人应用程序帐户来检查信息。“他们说你只需要得到这份工作,不要担心其他任何事情。学生怕跑一半,还得把户口拿在自己手里做担保。”

当时,周洛没注意到有什么不对劲。随后,他陆续收到了三所名校的录取通知书,他欣然汇款。拿到签证后,因为疫情推迟毕业而无法就地学习,开始研究如何办理户口。一查,才发现我居然“成了”伊利诺伊理工学院的高材生,工商管理专业,全班前15%。

伪造的学位证书和成绩单就像一颗不定时炸弹,让周洛感到恐惧。他已经入读了英国伯明翰大学,但因为害怕“打雷”,还没交学费,不敢上。据了解,2022年,伦敦大学国王学院一名学生因“保送入学”诈骗被勒令退学。“退学并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都说机构和大学不会查,但谁能保证呢?”

当周洛把他的故事放到社交媒体上时,七个同学相继找到了他。他们在不同的院校申请过“保送录取”项目,有着相似的经历:一个不能碰的申请户口,一个没上过的国外学历学位。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访问

神秘的海外本科学历

在周洛的“保送”经历中,最重要的是这个神秘的海外本科学位。它是如何产生的?记者尝试在微信上添加了一个“保底录取”中介。

“目前我们的节目可以直接录世界名校,零条件,免雅思,免预科。”随着微信的添加,自称AdmitWrite留学市场部的陈女士开始热情地和记者打招呼:“我们会给有美国大学本科学历的学生注册,以便他们申请下一个学校。这种美本学位的优势在于不限专业和年级,而且因为是四年英语教学环境,还可以免语言考试。再加上一些软背景推广,比如实习/科研等。,整体包装后就可以申请世界名校了。”

随后,她给记者看了一份项目清单。台面上,可以申请的学校涵盖了英国、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新加坡甚至中国大陆、香港、澳门。收费最高的是牛津大学、剑桥大学、哈佛大学和斯坦福大学,其研究生项目收费均为100万元起。相比英美,澳洲院校和加拿大院校的收费更“实惠”,价格通常在10-20万元之间。

据陈女士介绍,这家机构在美国有六家合作机构,可以为学生提供学历认证,分为高、中、低三个档次。所有的学历都是根据学生下一步申请的学校的不同档次来匹配的。所有学历由合作院校教务处直接出具正式成绩单和学位证。“理论上,你想开多少份成绩单都可以。材料完全是‘硬’的。”

但陈女士在声称材料“过硬”的同时,指出毕业证只能支持背景调查到学生毕业。毕业后“保送特供”的毕业证就“立马报废”了。其机构顾问凯尔进一步解释说:“每次调整都要花钱。注册学位只适用于本硕士申请。只要硕士学校提出要求,无论是发邮件、打电话还是发成绩单,美国本科院校都会在这里给出相应的回复。”

另一家留学机构苏富比教育“保底录取”项目也是以“注册”海外学历作为申请方式,只是方式略有不同。该机构工作人员艾琳娜说,他们会先把学生的真实成绩提交给学校,交钱由学校招生官评估后锁定名额,视情况重新设计学位证和成绩单——“我们一般选择QS世界大学排名前50的学校,把这些大学的学历交到你手里,全力支持背景调查。”

当记者表示自己没有任何实习或科研经历要写在申请文件中时,Elena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划分空:“我们请了美国常春藤大学的科研老师帮忙,请他把某个科研项目的证明材料提交给你想申请的学校。”记者进一步询问她是否真的可以加入研究项目,艾琳娜显得很惊讶:“你是想专门研究吗?我们这里不需要你参与,就是能证明。”

这都是真的吗?在苏富比教育官网,记者看到其精英团队招聘了不少“名校前招生官”。然而,记者根据这些前招生办官员的照片发现,西北大学招生办的前副主任是一位专攻肿瘤学的英国博士,而耶鲁大学招生办的前主任其实是耶鲁大学管理学院的教授。于是,记者专门邮件联系了耶鲁大学的教授,他说:“我从来没有担任过那个职位,我也从来没有参与过耶鲁大学的招生工作,这个组织和我绝对没有任何关系。我从未担任过那个职位,也从未参与过耶鲁大学的招生工作。这个组织与我无关。)\”

与此同时,记者还向位于QS前列的伦敦大学学院和利兹大学发去邮件,求证是否确实存在“内推”。截至记者发稿时,伦敦大学学院尚未回复,利兹大学回复称,“问题已交由相关团队进一步通知。”

从事留学服务行业十余年的孙老师,是知乎第一个曝光“保送”行业的留学顾问。目前已有50多名“保送”学生联系他,帮助核实维权。他告诉记者,海外本科学位具体操作方式有两种:一种是机构与海外私立院校合作,为申请者出具“真假材料”,学生信息在学校备案;另一种是机构伪造学历。“更多时候,第二种情况被包装成第一种情况,因为个人很难核实学生档案的真实性。甚至很多同学都不知道自己本科学历是假包装。”孙先生说。

值得注意的是,拥有“新”学历的学生没有签证和出入境记录,即使是体面的“李鬼”也经不起推敲。“学校可以通过抽查发现问题,不管学生的学历是否支持背景调查,都会勒令其退学。”孙先生强调。

范围

“黑手”伸向合作教育

除了海外研究生的申请,“保送录取”院校也没有放过另一块“肥肉”——本科申请。

如果申请海外本科院校,需要高中学历。放眼全球,有一门国际课程进入了“保送入学”机构的视野——加拿大高中OSSD课程。

记者了解到,目前加拿大没有全国统一的教学大纲,各省教育事务由各省教育部门负责。OSSD(安大略省中学文凭)是加拿大安大略省的高中文凭课程。学生需要完成30个学分,完成40个小时的社区服务,并通过安大略省中学识字测试,才能获得OSSD文凭。那么,为什么OSSD会成为留学机构眼中的“黄金跳板”呢?

“OSSD课程本身的机制没有问题,但是投机者抓住了这个国际课程没有全球统一考试的特点。”从事留学服务行业20年的沈老师表示,OSSD课程最大的特点就是灵活性。采用平时成绩70%加期末评价30%的评价方式,注重学生的过程学习,最大程度避免学生考试成绩不理想带来的不确定因素。因为是国际课程,所以也支持不同教育体系课程间的学分转移,学生可以随时从其他体系转入加拿大OSSD课程体系。但基于这些特点,课程体系在一些人眼中成为炒作热点,成绩“放水”、学术造假等现象层出不穷。

近年来,借助非应试教育的优势,OSSD课程在中国落地生根,走向市场。疫情催生了大量开设OSSD在线课程的机构,但课程教学资质良莠不齐,很多机构不具备实施远程全日制教学的落地计划和教学质量。“疫情发生前,课程还要求学生在最后一年去加拿大。但是疫情过后,学生可以在中国完成三年的OSSD课程,很多人开始赚快钱。”沈先生说。

据介绍,2020年和2021年,为应对疫情期间部分学生出国留学的困难,教育部决定暂时允许部分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扩大招生,为原计划出国留学、因疫情受阻的学生提供国内就学机会。这是一项便民政策,却成了一些留学机构“保录取”的“捷径”。

当学生拿到OSSD课程成绩单和安大略省高中学历后,就可以开始申请海外大学,然后拿着海外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利用教育部的便利政策申请国内合作大学。但学生只有持海外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申请合作大学,毕业后才能拿到海外合作方的学位证。

“我院对合作名校本科‘4+0’培养模式‘保送录取’。合作学校/项目如上海某大学中英国际学院、武汉某大学、英国某大学联合举办艺术设计专业学士学位教育项目等。可以申请,费用不一。比如某高校合作办学项目的收费是25万元起。”一位自称是浙宏教育的李老师告诉记者:“但是我们操作的时候只能拿到证件。比如你高考考上unnc,你会拿到unnc的学位证和毕业证,还有诺丁汉大学的学位证。我们只有英国诺丁汉大学的学位证。”

目前,一些高校已经注意到了“保底录取”的欺诈行为。2021年8月,unnc发布关于警惕自主招生“保送录取”诈骗的声明。校方表示,曾接到举报称,有不法分子声称可以无视成绩,向unnc“保送入学”自主招生,借机骗取学生和家长钱财。在声明中,校方提醒学生家长注意甄别:“我校从未以授权或其他形式与任何社会培训机构或个人开展关于自主招生的‘招生计划’。”

羊城晚报记者近日就“保送入学”一事向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求证。其招生办负责人表示,“保送录取”项目并不存在。“如果考生遇到类似问题,可以联系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招生办。”

分界线

如何监管重拳出击?

“保送入学”的“版图”日益扩大。然而,涉嫌伪造录取的留学机构仍处于监管的灰色地带。

“我们没有权限监管留学机构的申请材料是否造假。”记者致电苏富比教育所在的江苏省教育厅对外合作与交流处。其工作人员表示,由于取消了留学中介资质的行政审批,只能从市场监管的角度对留学机构进行管理。“我们只能提醒学生谨慎选择,考虑任何申请‘捷径’是否合理合法。”

记者也咨询了AdmitWrite留学机构所属的四川教育对外交流中心。其工作人员也表示,海外留学机构属于商业范畴,需要按照市场运作规则进行把关。他们不会提前介入。

但当记者联系上述留学机构市场监管部门时,相关工作人员表示,他们无权监管留学机构材料造假的行为。成都高新区市场监管消费者投诉热线工作人员表示,留学领域可能涉及教育局和社保局的管辖范围,建议投诉人拨打12345市民服务热线,该热线会指派其他部门处理。南京市栖霞区市场监管部门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并不是所有的市场行为都纳入市场监管范围。我们只能查一下留学机构是否涉嫌虚假宣传。如果机构违反广告法,我们会对其进行行政处罚。至于申请材料是否涉嫌非法经营,不在我们管辖范围内,要咨询教育部门。”

记者了解到,2017年《国务院关于第三批取消指定地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取消了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机构资格,还要求“教育、工商等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加强事中事后监管,依法查处违法行为。”同年,由教育部和国家工商总局制定的《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合同示范文本》正式实施。不少业内人士认为,这意味着留学行业已经完全进入市场化运作。但是目前看来还是有一些盲点会对留学中介的申请材料进行监管。

由于监管模糊,“入坑”的部分学生事后选择通过法律手段维权。法律数据库“威客第一”显示,近五年来,国内涉及留学中介的案件有938起,其中最近三年有639起,90.88%的案件涉及金额在50万元以下。被引用最多的条款对应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509条,“当事人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根据合同的性质、目的和交易习惯履行通知、协助和交易习惯。

学生购买“保底录取”业务后能否追回款项?经常受理“保送录取”案件的英国皇家特许仲裁员协会会员、天津慧光律师事务所律师杨淑媛表示,保送合同的内容涉及提供虚假学历、成绩单、使用不正当手段等事项。合同内容严重违反公序良俗原则。应该是无效合同,可以通过诉讼返还。“如果合同服务费过高,有胜诉的机会,部分退款的案件比例在70%左右。”

但杨树元指出,此类案件存在“执行难”的问题:“如果对方是皮包公司,收到钱后很快就可以注销公司。即使学生胜诉,钱还是很难追回。”

“保送入学”维权涉及的另一个难点是海外学历的跨国造假。

白俄罗斯共和国国际仲裁员、广东天穗律师事务所公司刑事合规部主任马告诉记者,如果伪造境外学历,该机构将涉嫌诈骗等违法犯罪活动。即使学生成功申请到海外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如果在海外留学期间被发现伪造学历,也将面临被开除的风险。“如果该机构确实如其所述,在海外有多家合作机构,并能为并非在海外高中实际就读的学生出具证明材料,就要考虑是否违反了国家的相关法律法规。”

对于被骗失去学习机会的同学,马建议同学们向公安机关报案,积极维护自己的权益。“如果机构涉嫌诈骗,可以向国内公安机关举报。如果是境外机构,可以向所属的驻华使领馆举报,会协调当地执法机关打击犯罪。如果该机构违反法律,但不构成刑事犯罪,可以在中国提起民事诉讼或仲裁进行索赔。”

声音

不要相信名校低分的谎言。

中国国家教育考试指导委员会专家组成员陈志文认为,“保送”本质上反映了一些家长功利主义的教育观。“如果孩子急功近利,就很难自觉绷紧诚信这根弦。”陈志文说。

近年来,因为虚假记录而被退学的学生不在少数。2018年,7名中国留学生因申请读研时提交虚假成绩单被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开除。2019年,一名王兴学生被退学,因为2016年申请哥大的材料是假的。

“进入大学并不是成功的终点。”英国INTO教育集团总部运营经理蒋欣表示,“如果学生被与自身实力不符的学校录取,在学业支持和学生关怀方面得不到很好的过渡和适应,就会导致学习成绩不佳。我们既相信也希望所有学生都能坚持学术诚信原则,避免因成绩不好而出具假成绩或入学后被辞退的情况。”

对于诚信的“频繁翻车”,高校的考核也在不断加强。2021年12月,爱丁堡大学首次出台了限制学生申请OSSD课程的政策,在学生就读的机构、教学方式、课程学分、成绩单提交方式等方面做出了一定的要求。

与此同时,行业的监管也在提速。2021年12月,中国教育智库联盟留学教育研究中心(以下简称“学联”)成立了全国留学教育行业机构标准化服务与信用体系建设联盟。目前已有300多家行业机构加入。该联盟执行理事徐庆志表示,联盟正在积极建立行业标准。“同时,我们建立了行业黑名单,有50-60家机构被列入其中。我们以后会不定期向社会公示名单。”

总而言之,各方都在发出同一个信号:家长和学生不要相信任何“走捷径保录取”“低分上名校”之类的谎言。

如今,与“保送”决裂的周洛终于靠自己的努力拿到了学位证书。他按照合法合规的留学渠道重新提交了申请材料,等待真正的录取通知书的到来。

当被问及当初为什么选择相信保送时,另一位报名保送的学生徐子杰留下了一句话:“应该是虚荣心作祟吧。”

本期高级编辑周玉华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图片,视频等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和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本文来自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阿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chengyizhong.com/7467.html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