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感恩节「感恩节的来历和意义」

2016感恩节「感恩节的来历和意义」插图

来源:Pixabay.com

作者|姜

编辑|陈晓雪

知识分子为了更好的知识生活ID: the-intellectual

● ● ●

在确认了婚礼宾客名单后,多兰西和未婚夫决定离开这些支持特朗普的亲戚,前往意大利结婚。

十年前,多兰西女士从加纳移民到美国,并成为美国公民。知道特朗普赢得了选举,她觉得自己被这个国家拒绝了。她觉得在这个国家,她和其他人是不平等的。

因此,在婚礼最重要的日子里,她不想看到那些亲戚围着她转——眼不见心不烦。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后,政治分歧给美国人带来了许多人际关系上的困扰。《纽约时报》报道的这个故事只是政治分歧导致的众多人际困境之一。

事实上,在政治极化的环境下,对人际关系的影响不仅受到媒体的关注,也是社会科学学者研究的课题之一。社会科学的定量研究证实,政治极化将分裂我们的人际关系。

1 合不拢的红蓝阵营

政治极化对美国人际关系的影响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之前长期存在,而不仅仅是在2016年大选中。莱斯大学政治学教授约翰·r·阿尔福德(John r . Alford)2011年发表的一项研究表明,政治理念是否契合对美国人的择偶影响比长相和性格更大。

斯坦福大学政治学教授Shanto Iyengar等人在2010年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近一半的共和党支持者感到有点或非常不开心,因为他们的孩子爱上了民主党人。民主党人稍微慷慨一些,三分之一的人表示他们会感到有点或非常不开心。

但是五十年前,根据政治学家加布里埃尔·阿尔蒙德和西德尼·维尔巴所著的《公民文化》一书中的数据,只有大约5%的人会这么说。然而,1960年的调查是面对面的询问,而不是在线问卷调查,提问时使用的词语也不同。这些因素可能会影响两个时间点之间的比较。

资料来源:Iyengar等人,2012年

在认识一个人之前,我们可能会因为他的衣着、长相或表情做出一些预判。虽然这些预判有失偏颇,但并不感情用事。在政治活动中,这种预判是非常感性的。

根据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2016年的一项调查,在2016年大选期间,共和党支持者和民主党支持者从未如此讨厌对方:55%的民主党支持者表示,共和党支持者让他们感到“害怕”,49%的共和党支持者也认为民主党支持者让他们感到“害怕”。除了恐惧,双方都感到沮丧和愤怒。

资料来源:皮尤研究中心。

假设我们一开始不假设特朗普的支持者是“愚蠢的”、“狭隘的”和“法西斯的”,而希拉里的支持者是“虚伪的”和“天真的”,那么双方可能会通过交流获得理解。

当然,这样的假设可能并不现实。研究表明,大多数美国人在他们最活跃的交际圈子里,只和与自己政治观点大致相同的人谈论政治。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政治学家罗斯·巴特斯和克里斯托弗·黑尔在《华盛顿邮报》上介绍了他们对美国日常政治讨论的研究。这项研究将于今年夏天发表。在一个部分中,他们要求受访者列出三个最常与他们讨论政治的人,并提出三个问题:“这些朋友更喜欢哪个政党?你更喜欢哪个总统候选人?你多久谈论一次政治?”

结果显示,无论是特朗普支持者还是希拉里支持者,大多数人最直接的社交圈(75%的希拉里支持者和75%的特朗普支持者)都没有不同党派的人。

来源:华盛顿邮报

2 毁掉的感恩节

上述研究或多或少存在一些不足。除了阿尔福德对择偶的研究外,其他研究都是基于问卷调查。我可以想象一位共和党父亲讨厌他的民主党女婿,但为了保持体面,他把自己的不快藏在心里。一个民主党支持者可能会声称对方让他生气,但这并不排除他有共和党朋友。这些情绪可能不会直接影响人们的行为变化。Butters和Hare之前尚未给出人们政治社会化的数据,因此他们无法确保现有的人际关系是政治极化的结果。

今年6月,《科学》杂志发表了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经济学家M. Keith Chen和华盛顿州立大学经济学博士生Ryne Rohla的一项新研究。这项研究利用人们手机上的海量数据,以客观数据反映因政治极化和政治归属而导致的社会行为变化。

感恩节距离2016年总统大选结束只有半个月时间,是美国家庭团聚的日子。在火鸡被放进烤箱之前,各大媒体已经开始教人们如何避免在餐桌上与三阿姨和四爷爷谈论政治,破坏节日的美好气氛。显然,从《纽约时报》的报道中,我们可以看到这些建议并没有被美国人完美地实施。

手机精确地记录了人们各种旅行的时间和信息(美国读者不要害怕,记录是匿名的)。陈和罗拉想利用这些信息来估计感恩节聚会受政治影响的程度。结果是:与2015年相比,感恩节聚会平均缩短了30至50分钟。

他们首先根据凌晨1点至4点手机的位置估算出手机主人家的位置。然后,他们做出假设,如果感恩节早上一家人呆在家里,下午或晚上出去,那很可能是去参加晚宴。

每个选区(根据维基百科,一个选区的选民人数可以从400人到2700人不等)都有投票结果的记录。如果这个选区由共和党获胜,它就被称为“共和党选区”,但无论如何它都被称为“民主党选区”。该研究包含来自712,098个选区的信息,覆盖了美国99.9%的县。

陈和罗拉结合手机数据和投票数据发现,与2015年相比,民主党选区的居民参加共和党选区的聚会次数减少:一个家庭参加聚会的可能性比2015年低2%。同时,如果共和党选区的家庭前往民主党,他们将提前50至70分钟离开。

政治分歧缩短了感恩节聚会的时间。图片来源:EurekAlert!

这项研究当然有很多问题。首先,一个人来自民主党选区并不意味着他或她支持民主党。其次,提前离开并不一定是因为政治分歧。据《西雅图时报》报道,华盛顿大学美国政治和公共政策中心主任约翰·威尔克森(John Wilkerson)评论说,应该谨慎对待陈和罗拉对数据的解读,但他也建议“他们用大数据分析这些问题仍然非常具有创新性。”

陈和罗拉认为这是政治的结果,因为他们的数据还显示,如果选区的电视选举广告泛滥,这些选区的感恩节聚会将进一步缩短。

3 为什么政见不同的人交流少

事实上,与不同意见的人进行思想交流,甚至达成和解和共识是非常累的。加拿大温尼伯大学的弗里默等人在2017年进行的一项研究表明,大多数人宁愿放弃赢得10美元奖金的机会,也不愿阅读支持/反对同性婚姻的十大理由。

弗里默的研究表明,人们不愿意的原因不是他们已经知道对方的位置,而是人们预测他们会有认知失调,例如感到沮丧或认知疲劳。

心理学研究还发现,在讨论政治时,我们的观点可能一开始并不那么极端,但在讨论的过程中,它们会逐渐趋于极端。桑斯坦在1999年发表的论文中总结了对这一现象的研究:人们在讨论中的极端倾向使已经筋疲力尽的对话更加难以继续。

此外,在讨论中,我们对他人的期望过高,对自己的要求过低。一方面,罗斯等人早在1977年进行的心理学实验表明,我们经常高估别人的观点与我们的观点之间的相似性,以至于当出现分歧时,我们会感到失望。另一方面,正如1995年Robinson等人的实验研究表明的那样,我们经常因为我们的差异而相互指责,并认为他们是不理智和有偏见的人,但却自我感觉良好。

政治极化是当前美国政治面临的主要困境之一。它不仅影响政策的制定,而且在微观层面上影响人们生活中最小的环节,其中之一就是我们如何处理自己与他人的关系。《纽约时报》没有跟进多兰西的生活。但我们可以想象,即使多兰西在婚礼中幸存下来,当她回到美国时,两极分化的政治环境仍将继续影响她的社交生活。

中国的读者从来没有遇到过类似的麻烦吗?如果是这样,也许谈论足球…

参考资料:

1.阿尔福德,J. R .,哈特米,P. K .,希宾,J. R .,马丁伊夫斯,l . j .(2011年)。择偶政治。政治杂志,73(2),362-379。

2.阿尔蒙德公司。韦尔巴,s .(2009年)。公民文化研究,1959年至1960年。ICPSR07201-v2密歇根州安阿伯市:大学间政治和社会研究联盟(分销商),02-12。

3.陈,m .基思和瑞恩罗拉。“党派偏见和政治广告对亲密家庭关系的影响。“理科360.6392(2018):1020-1024。

4.弗里默,j,斯科特卡,L. J。莫泰尔,m .(2017)。自由派和保守派同样有避免暴露彼此观点的动机。实验社会心理学杂志,第72期,1-12页。

5.艾扬格,s,苏德,g。y . lel KES(2012年)。情感,而非意识形态:两极分化的社会认同视角。民意季刊,76(3),405-431。

6.皮尤研究中心,“2016年的党派和政治仇恨”,2016年6月22日;2016年的党派和政治仇恨

政治分歧使关系破裂——感恩节也是如此,纽约时报,

https://www . nytimes . com/2016/11/16/us/political-divide-splits-relationships-and-thanksgiving-too . html

7.罗宾逊,R. J .,凯特纳,d .,沃德,a。罗斯(1995年)。解释中的实际差异与假设差异:群体间认知与冲突中的“天真现实主义”。《个性与社会心理学杂志》,68卷3期,404页。

8.罗斯,l .格林,d。豪斯博士(1977年)。“虚假共识效应”:社会认知和归因过程中的自我中心偏见。实验社会心理学杂志,13卷3期,279-301页。

9.桑斯坦(2002年)。群体极化定律。政治哲学杂志,10卷2期,第175-195页。

10.会说话的特朗普显然在2016年的感恩节没有坐好,西雅图时报,https://www . Seattle Times . com/Seattle-news/Thanksgiving-2016-politics-may-he-cut-family-time-short/

11.四分之三的美国人经常只与自己政治部落的成员谈论政治,《华盛顿邮报》,https://www . Washington post . com/news/monkey-cage/WP/2017/05/01/四分之三的美国人经常只与自己政治部落的成员谈论政治?noredirect = on & ampUTM _ term =。9 cc 635 fb4f 44

编辑:黄|

未经书面许可,禁止复制和使用本页发布的内容。

微信官方账号、报刊转载请联系授权。

copyright@zhishifenzi.com

业务合作请联系。

business@zhishifenzi.com

知识分子为了更好的知识生活ID: the-intellectual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图片,视频等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和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本文来自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阿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chengyizhong.com/501110.html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