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留学一年后悔死了(澳洲留学学校排名前十)

近日,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大学米切尔研究所发布的题为《学生,中断:国际教育与疫情》的报告称,疫情期间,在英国、美国和加拿大留学的国际学生人数创历史新高,其中在英国的国际学生人数增长最为明显,比疫情前高出38%。与此同时,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国际学生数量持续下降。大部分新生来自印度、尼日利亚等发展中国家,其中印度学生数量增长最多。与2019年相比,在英国学习的印度学生人数增加了174%,而在澳大利亚学习的印度学生人数减少了62%。

对此,Australia.com发表了特约评论员张普的评论文章《留学的价值被“贬值”了》。澳大利亚怎么拼回来?》文章指出,在疫情下,海外留学生要克服很多困难,还要面对病毒传播和旅行限制带来的风险,但这些都没有阻挡更多人去美国、英国和加拿大留学。这一流行病给所有国家的经济带来沉重压力,使就业更加困难。面对这种情况,越来越多的人不再急于找工作,而是选择继续深造。

疫情加速了经济结构的转型,让人们意识到知识更新的紧迫性。疫情对经济的影响是暂时的,但对产业结构的影响是深远的。以网购为代表的数字服务业大大加速了对传统服务业的替代,供给危机和能源危机也迫使制造业加快升级转型。经济转型导致就业结构的变化,餐饮、零售等传统行业大量从业人员失业,而人工智能、生物医药、航空空航天、新能源等新兴行业所需人才数量持续增加。为了适应这些变化,需要更多的人去欧美发达国家学习前沿技术,或者通过留学来更新知识,为进入新兴行业的“就业蓝海”做准备。

澳洲留学一年后悔死了(澳洲留学学校排名前十)插图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但作为世界主流留学国家,澳大利亚在疫情期间的表现很大程度上被欧美忽视,这与欧美对留学生开放边境较早有关,但更重要的原因是澳大利亚对留学生的吸引力下降。

文章指出,澳大利亚是教育产业化最成功的国家之一,尤其是在国际学生的招收和教学方面。留学生的学费占澳洲大学收入的27%左右。但是工业化也对澳大利亚高等教育产生了负面影响。为了增强对国际学生的吸引力,澳大利亚大学需要尽一切努力提高优势学科的国际排名,这影响了对基础学科和新兴学科的投资,导致澳大利亚高等教育出现“偏学科”现象。受自身经济结构和科研体系的影响,澳大利亚在农业、矿业、商业、医学、海洋学等传统学科方面实力雄厚,但在新兴学科方面,很少有澳大利亚大学能跻身世界前列。虽然澳洲劳动力严重短缺,但留学生留澳就业门槛很高。澳洲大学只把留学生教育当成一门“生意”,不关心留学生毕业后去哪里。他们很少考虑帮助留学生融入澳洲社会或者在澳洲工作。新兴学科实力弱于欧美,澳洲工作难度大,这些都大大降低了澳洲留学的价值。

最后,评论称,国际学生数量的下降导致许多澳大利亚大学陷入财务危机。澳大利亚原计划在本月初对留学生重新开放边境,但由于奥米克隆的扩散而推迟。准备澳洲留学的学生和回国的学生终于可以出发了,澳洲的大学终于可以松口气了。但是,为了保持对留学生的吸引力,澳大利亚仍需要尽快缩小与美国、英国、加拿大等国的差距,解决留学生教育中存在的问题。最重要的是加大对基础学科和新兴学科的投入,改善学科结构,这不仅关系到教育行业的竞争力,也关系到澳大利亚高等教育的长远发展。在留学生教育方面,澳大利亚需要借鉴美国等国家的经验,为留学生在澳工作、融入澳大利亚社会创造更好的条件。既能增强对留学生的吸引力,又能为澳大利亚留住更多的国际人才,缓解劳动力短缺,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更多智力资源。(来源:澳洲网)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图片,视频等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和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本文来自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阿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chengyizhong.com/489.html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