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英国的著名景点)

伦敦(英国的著名景点)插图2020年4月10日,英国伦敦。日出后的街上,一个女孩提着行李走在街上。(图/视觉中国)

7月,虽然需要时不时穿上皮衣御寒,但伦敦依然吸引着世界各地的人们。

除了每年近2000万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流亡者、前特工和俄罗斯寡头也热衷于涌向这座城市。寡头宅邸遍布著名的梅菲尔区。这些庄园式的豪宅,相当于普通人四五套房子的总和。虽然相当多的五口之家仍住在罐头房里,但寡头和他们的超级名模妻子抱怨自家泳池边沙发上的水温不够高。

仅此一点就足以说明伦敦是富人的天堂。希思罗机场年吞吐量超过8000万人次(2019年数据),其中11%为英国居民,其余89%属于国际旅客。

2008年,当我的航班从法国穿越西伯利亚,飞越英吉利海峡空时,英格兰东海岸的灯光逐渐勾勒出边界的形状。然后,飞机开始下降,飞过整个伦敦城。泰晤士河和伦敦眼在我脚下闪过。经过13个小时的飞行,我到达了伦敦,并将在这里生活两年。

糊涂

从希思罗机场出发,车辆径直驶入SE17区。在此之前,我从来没有想过我要待在著名的大象城堡(Elephant & Castle),它位于伦敦东南部,与电视上光鲜亮丽的伦敦相去甚远。

微微一低头,可以看到每平方米有不少于50个口香糖残渣嵌在混凝土里。这里的人们热情好客,那些拾荒者、精神病患者、工作不正常的路人,总会亲切地和你打招呼,或者跟你走一里地。

第二天,一公里外的麦当劳发生了枪击案,当地人已经习以为常。警报器昼夜不停地响着,就像洛杉矶市区一样。人们开着二手敞篷车,放着2Pac的《生活在继续》,声音震耳欲聋;在等红绿灯的空档的时候,路边的黑人小伙随着音乐跳起了嘻哈。时至今日,他惊人的协调性和无与伦比的优雅依然让我难以忘怀。

罪恶街区——我心想。很快,我暗自高兴,我宁愿住在伦敦的另一边,或者不太为人所知的一边,也不愿去探索威斯敏斯特教堂和伦敦眼。

在这里走一圈,几乎每隔三五步就能遇到一个推着婴儿车的年轻妈妈。他们看起来不超过20岁,但他们臃肿而快速。

未成年母亲在英国很常见。英国民间智库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的调查显示,在15-19岁的英国女性中,每1000人中就有26人生育婴儿,少女怀孕率居欧洲首位。

在我做的一篇关于英国未成年母亲的长篇报道中,大多数未成年女性成为母亲都是因为各种“突况”。她们的“老公”在有了孩子之后就立刻抛弃了她们,不仅仅是因为她们没心没肺,还因为她们年纪小。这些20岁以下的男孩害怕穿着尿布到处玩耍。他们常常选择走开,几年后结婚,承担丈夫和父亲的角色。但此时此刻,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仍然沉迷于游戏、毒品和夜生活。

在大象城堡的中心区域,有一个不起眼的商场,前面的空地是小商贩的天堂。在学校,我们做了一个社会项目,希望记录下这些商贩的生活。我负责给他们拍照。这些供应商大多来自巴基斯坦、印度以及非洲和南美洲的一些国家。

其中一个摊贩告诉我,他是北大毕业的,但还是在这里摆摊,做起了皮带生意。另外,这里有不少黑人,但几乎没有土著白人。

这个市场上假货猖獗。粗糙廉价的衣服、帽子、手机壳都被塞进2到4平米不等的棚子里,货物从地板铺到天花板,堆满了。老板们热情高涨,大声吆喝,当地人也愿意在这里出一点钱买他们的生活用品。

与邻近的博罗市场甚至东部的卡姆登市场相比,大象城堡处于鄙视链的底端。

虽然商品种类繁多,但几乎没有什么能吸引眼球的。对于城市低收入者来说,这些店铺还是值得留恋的。他们在这里讨价还价、咒骂甚至打得不亦乐乎,然后小心翼翼地在小贩的手心放了几个硬币就离开了。

英国风味

走进大象城堡购物中心,一股过期酸奶的味道钻进鼻孔,直抵大脑深处。在伦敦,凡是不高档的地方,你都要忍受各种像霉味一样的怪味,弥漫在宿舍路、小店、地铁车厢,紧紧包裹着你的身体——英国味。我就是这么想的。

在这个破落的商场里,服务员主要是黑人。年轻黑人女性身材高挑,连简单的收银动作都充满美感,显示出这个种族特有的身体优势。他们的腿像铅笔一样直插地面,臀部的曲线令人咋舌。从他们的大腿根部开始,紧绷的臀部肌肉像过山车一样突然隆起。

这些黑人女性穿的衣服廉价到没有质感,与她们的魅力形成鲜明对比。我很快就明白了,衣服既不能真正装饰一个人的身体,也不能让一个人看起来更高贵。

服务员之所以几乎全是黑人,和当地黑人普遍教育水平低有关。2021年,英国高等教育统计办公室(HESA)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英国的大学仍以白人居多,而亚裔群体在过去5年从15万增长到19万,远远超过黑人群体。

2018-2019年,英格兰加勒比黑人学生的高等教育入学率在英国最低,仅为5.2%,不到英国总数据的一半。

根据英国大学和学院招生服务(UCAS)的官方数据,黑人学生和亚裔学生在申请本科学位时正在经历一场艰苦的战斗。与白人学生相比,黑人学生和亚裔学生更容易拿不到本科学位。与此同时,数据显示,在英格兰的所有大学中,白人学生的表现都优于黑人学生。

不可思议的是,黑人教授仅占英国大学教授的0.4%。根据英国高等教育统计局的数据,在过去的八年中,英国大学中黑人教授的数量几乎没有变化。梅根·马克尔(Megan markel)今年1月成为ACU的赞助人时,对英国大学教授的构成感到震惊。

2018年的数据显示,在英国14205名男性教授中,超过12000名是白人,只有90名是黑人。

伦敦南岸大学社会学教授哈里·古尔伯恩(Harry Goulbourne)在接受《卫报》采访时表示,虽然裸的种族歧视已经成为过去,但英国大学里充斥着“消极的种族主义”。作为一名黑人教授,他必须发表两倍于白人同行的学术论文。

回到之前的商场,我想都没想就知道,这里绝对不会有什么高端品牌,哪怕是知名品牌——如果Boots (Boots,英国老牌护肤品牌)知名度高的话。被更便宜的超市占领,比如专卖冷冻食品的冰岛,还有各种不知名的甜品店,数码店。

第一次在英国看到黄瓜,大概13元人民币,突然醒悟自己根本不会做菜,果断潜入冰岛,买了一份2.50英镑的冷冻零食。只用微波炉加热就能吃一顿意大利肉丸面。

在伦敦的头两周,微波食品成了我的救星。我没有心灰意冷,反而觉得好吃。但是当隔壁房间的韩国姑娘煮了一碗正宗的韩式拉面,用筷子把每一根面都梳得整整齐齐,撒上适量的葱花,我就震惊了,决定改变。

因为懒惰,我的改变非常有限。之后,我开始做菠菜沙拉,上面点缀了一些我最喜欢的西班牙香肠。偶尔吃点冷冻披萨,感觉日子过得挺好,体重迅速攀升到120斤。

就在一年前,穿着紧身牛仔裤经历13个小时的飞行后不会感到胆怯的历史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再加上伦敦水质硬,我的头发开始掉出来了。

众所周知,英格兰东南部的硬水可以帮助人们摆脱头发浓密的困扰,尤其是男性。中国男留学生来伦敦,第二年回去能重两斤,更清爽。

2020年9月23日,晚高峰时段,人们戴着口罩在伦敦地铁站等地铁。(图/视觉中国)

2020年4月11日,人们沿着赫特福德的联合运河行走。(图/视觉中国)

文明与理性

英国人很有礼貌,但谁都知道,过于礼貌通常是让人敬而远之的有效方法。回国的时候,在超市结账或者在专卖店试穿衣服,一直说“谢谢”,对面的人没有回应,甚至看了我一眼——我知道,我有点过火了。

中国人不需要那么多无效的礼貌,尤其是在经济不发达的地区,人们对过度的礼貌有所警惕和鄙视。

在英国,说“谢谢”就像在美国说“我爱你”,但这只是一种生理反应。这对维护公序良俗大有裨益。至少从表面上看,每个人都是文明的后裔。在英国排队的时候,不管前面的老太太花一分钟还是半小时找硬币,后面的人连“啧啧”都不会说。

日本人以他们的文明和礼貌闻名于世。他们在告别时不断点头,虔诚地鞠躬,以此表示对对方的谦逊和尊重。日本人已经走上了某种极端。他们约束自己不要轻易打扰别人,也不要轻易被别人打扰。很大程度上,人在交往中会失去一些重要的品质——过度文明导致疏远,让你无法打动任何人的心。

理性是英国人民给我的重要印象之一,也是我最喜欢的英国品质。无论老少,在我接触过的英国人中,理性解决问题和逻辑推理是他们生活中常见的。

用最通俗的语言来说,英国人有能力区分一个事物和另一个事物。听起来不像是一种能力,但能做到的人少之又少。

在中国,人们做事情更多的是根据情感和道德,而不是理性。如果一个人抱怨、指责父母,我们首先会认为他不孝顺,然后会理性分析是非。价值判断和事实判断的混乱,让我们的生活变得复杂而艰难,产生了很多家庭矛盾和亲戚的琐事。

英国哲学家休谟第一个提出区分价值判断和事实判断。事实上,英国哲学自上而下地塑造了英国的民族性格,并一直贯彻下去。

回到欧洲启蒙运动和人文主义的早期发展,最标榜的就是理性。然而,英国人严格遵循理性原则作为判断错误的出发点。在英国人看来,公平是衡量事物的尺度,凡事都要分对错。

对英国人来说,“公平竞争”的精神贯穿整个英国社会。公平对英国人来说是如此重要,以至于他们所有的行为、想法和结果都以公平为出发点和着力点。

作为经验主义哲学的发源地,英国人更倾向于从社会实践中汲取营养。一切都以现实的结果为导向,他们更相信自己看到的。因为他们对实践的热情,英国成为了改变世界的探险家的故乡。与德国人擅长的抽象思维不同,英国人以实践为基础进行严谨的逻辑推理,对夸张、梦幻、跳跃的演绎解释无动于衷。

看了英国心理学家爱丽丝的《性心理学》这本书,我充分体会到了英国人的“平庸”。与德国哲学家相比,英国学者几乎从不发表极端的言论和观点,其著述恪守中庸之道。在我看来,性心理学从未阐述过任何明确的观点——而这恰恰是它的观点。至少在性心理学领域,爱丽丝认为一切还有待论证和。

与叔本华、黑格尔慷慨陈词不同,英国人选择用啰嗦、惯常的口吻向你列举事实,小心翼翼地试图说服你。而且因为他们从来不做任何坚定的表态,你也无法反驳他们。

这说明了英国人的聪明。爱尔兰剧作家乔治·萧伯纳这样评价英国人:“你批评英国人做事,觉得没有什么好坏;英国人做事总能找到对应的‘主义’。

他要打你,就宣扬他的爱国;抢你的时候,提出一切照旧的原则;他要奴役你,所以灌输你的帝国主义原则;他拥护国王,忠诚爱国,却要砍下国王的头,拿出共和主义。”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图片,视频等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和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本文来自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阿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chengyizhong.com/1896.html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